贈禮

給黑色天使,生日快樂!

─以下是給今天生日天使的賀文─




[告誡]-花園

仿佛掩蓋住天空般延伸的樹枝,層層的樹葉將太陽光遮掩在其中,森林就連在白天也完全像是傍晚一樣微微發暗。
踩住繁茂的野草,穿過粗大樹幹的空隙艾倫奔跑著。地面堆積著掉落的樹葉和野草,不知道從土裏冒出堅硬的樹根,嬌小的身體時常向前陷入。
好幾次步伐不穩的時候,無法支撐跌倒的身體,踉蹌地抓住近在眼前的樹幹。就這樣重覆低著頭激烈地喘著氣。停下腳步步,不穩的腳向樹幹上踢。
同一時間『嘰-』的尖銳叫聲響起,頭頂上傳來鳥類振翅的聲音。

艾倫被嚇得在這個地方蹲了下來,把雙耳掩住。

『不可以靠近橄欖樹森林哦!就算是在白天也不可以。這裡是怪物和惡魔的遊樂場。有小孩子靠近的時候,會被抓住從頭開始咯吱咯吱地給吃掉!』

想起了母親說的話。艾倫慌慌張張地回過頭想找進來的路,但是,在這只右邊還是左邊看起來都一模一樣的樹幹。自己到底是從哪裏進來的,已經分不清了。
就在艾倫不知如何是好的同時,害怕的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如果就這麼天黑了,該怎麼回家。還是小孩的自己,會被惡魔給抓去吃掉吧。

雖然說要『逃出森林』而站起來但是,根本不知道要往哪走才好。哪個方向好像都正確,而又好像錯誤般的猜測著。
就在這個時候聽見踩在枯葉上發聲音。艾倫就這樣靠在背後的樹幹上,直打哆嗦。母親有說過連大人都不能進入這個森林。如果不是人的話,到底是什麼
的腳步聲呢?
聲音漸漸地接近了。突然旁邊的小樹枝響起被用力踩的聲音,同時腦海中有什麼裂了開來。艾倫一面大叫一面毫無目標的奔跑。沒有回過頭。

「母親!母親!」

對不起!對不起!再也不和伊利安吵架了。也不把胡蘿蔔剩下來了。星期天會乖乖地上教堂。所以快來救我,拜託!
漸漸地視野明朗了起來。不安的內心也豁然開朗。森林在艾倫的背後終止,眼前出現廣大的草原。右手邊有座不高的山丘,還有剛好一分為二的土黃色小路。山
丘的平原上有小小的河川,一面蜿蜒不斷地流向遠方。

這個地方還是第一次看見。從來都不知道附近有這麼廣大的草原。從艾倫擺脫森林的地方開始,通往山丘的路順著森林分成兩條。為了不想迷路而選擇了通往
山丘的方向,再也不願走在森林的旁邊。

走在這路上,絕對會和誰擦身而過吧!到時就可以打聽自己家是往哪個方向走。

艾倫慢慢地走著。草原的風勢強勁,只穿著一件襯衫的身體微微感到寒冷而發抖。
穿過山丘又是一整片的草原,走著走著別說是房子了連一個人都沒看見。
不斷奔跑的雙腳疲憊像棒子,肚子也餓的前胸貼後背。所以看見在遠方當作房屋圍牆的樹叢時,想也不想就愉快地跳了起來。但是最初的快樂,隨著接近這棟房屋,讓怎麼也
無法表達的違和感給改變了。

覆蓋著房屋周圍以磚造的圍牆,比大人的身高還要高。抬頭看也只有在圍墻上方的屋檐尖端處,看見不斷背風追得一直轉動的的風向雞。
山丘吹過來的風有這麼強嗎?艾倫歪著脖子繞著圍墻走了一圈。除了面對著道路的門外沒有其他的出入口,這扇門也上了鎖是個鐵製成的看起來很堅固的代替品,沒辦法看見庭園。
沒有人從裏面出來嗎?然後告訴我這裏是哪裏。這麼想著的艾倫在房屋前的路上不
停來回走著。可是不管等了多久在堅固門扉的對面感覺不到有人出來的樣子。著手試著推開鐵門,卻是出乎意料的輕鬆打開而驚訝。

鐵門大大的打了開來。圍墻裏面的庭園鋪滿綠油油的草坪,磚造的圍墻沿著花壇周圍建造。沒有花開可是綠色的葉子非常茂盛,沒有野草生長的花壇難得照料得這麼漂亮。
在高高的圍牆和美麗的庭園中央,孤立著一棟小小的房屋。從褪色發紅的屋簷縫隙中野草冒了出來,墻壁上的土也有些許剝落。雖然看來是間很古老的房子,還是有住人而且庭園看來也很明亮的樣子。

「午安。」 艾倫在門外喊著。聲音被庭園的綠色給吸收消失了。

艾倫戰戰兢兢地把腳踩進圍牆的內側,謹慎地直到抵達房屋玄關為止。玄關比周圍還要高出一個階級,鋪滿白色的石子,石頭縫隙的野草有被踐踏過的痕跡。

「對不起,有人在嗎?」 集中力量咚咚地敲著木門。門內一點反應都沒有。

試著把門推開但是,不像鐵門一樣輕易地就可打開。把手放下嘆氣的時候,眼前的門慢慢地向外側移動而打開來了。
落入艾倫入眼中的,是閃閃發亮到眩目的金色頭髮。像這樣如太陽般明亮的金色,在這之前從沒看過。牛奶般白色的肌膚,比自己擁有的玻璃彈珠更加透明的水藍色的瞳孔。端正到令人懷疑是不是人造的,簡直像是娃娃般的人站在面前。
一開始不知道是男的還是女的。但是從他穿著綿質長袖襯衫和黑色的褲子看來,猜測他應該是男的。

「是小孩子啊」 清晰悅耳的聲音。 「為什麼會來到這種地方?」

看著水藍色的眸子,感覺就這樣被吸進去一般。壓抑住胸口的悸動,艾倫一面語無倫次的回答。 「因為想替母親摘點花當生日禮物的,但不小心卻迷路了…」


「從森林過來的嗎?很有勇氣,是對面的孩子吧。這裡是惡魔和怪物的住處哦。就算是在白天中冒失的亂跑也會被抓走的,竟然能平安的來到這裡。」藍色的眼眸像是很驚訝地瞪大了眼睛看。

男子歪著頭,金色的頭髮輕飄飄地搖晃。 「不能進入森林中,大人沒有告訴你嗎?」

「是有說過,但是…」 不清不楚地在嘴裡囁嚅。
白色的手掌觸摸著頭髮。一面在頭上慢慢地撫著,男子以美麗奪目的臉朝著艾倫微笑。
「回去的時候在房前的路一直向北走,橄欖樹森林的反方向就是了。接著會從出去。不可以再進入森林哦!」
「是。」 一面心不在焉的回話,艾倫想起了教堂中的壁畫。上面畫的圖案是在神的周圍圍繞著天使,如果世上真有天使,絕對會長的像這個人一樣沒錯。金色的頭髮,悅耳的聲音。感覺不像這世上的人般美麗的身影。
「這麼小心點。」

突然,肚子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羞愧地臉全紅了。不出所料的,男子輕輕地笑著。

「肚子餓了嗎?」
艾倫想隱瞞也沒辦法,只好輕輕地點著頭。
「進來吧。我弄些東西給你吃。」

隨著男子進了屋中。房子裡收拾地很整齊。木製的桌子旁有兩張椅子。牆壁邊毫不造作地放置著看似經長期使用過的馬鞍。不只是因為很古老而已,如果有哪裏感覺到寂寞,也許是因為墻上連一張畫或浮雕的裝飾都沒有。
「在這裡等著。」 帶領到內部的房間有很多扇窗戶,陽光燦爛地射進來非常的溫暖。小小的房間中央放置著一張茶几,窗邊是一張大搖椅,對側是一張木椅。因為男子不在,艾倫緊張地借坐這張堅固的木椅。

男子老是不回來,艾倫雙腳不禮貌地垂下來前後搖晃。在禮拜中也做了同樣的事,母親嚴厲地斥責。
嘰地一聲,門打開了。男子拿著托盤回來,艾倫慌慌張張地停止搖晃雙腳。放在茶几上的盤子中裝著看起來相當美味的餅乾,在另一個盤子中是盛得滿滿的玫瑰花。

「這是給你吃的。」 男子指著放滿餅乾的盤子。
「我吃的是這一份。」 手指著的是,鮮紅的玫瑰。
「可是,這是花啊!」
「嗯。」 男子微笑。 「請用,別客氣。」

肚子咕嚕咕嚕地叫著,忍不住的艾倫向餅乾伸出手。像做夢似的吃著,視線未曾自男子身上離開。
真的會把花狼吞虎咽地吃掉嗎?是的話要用這雙眼看個仔細。

男子暫時坐在搖椅上,攤開古老皮面的書。有時啪啦地翻動書頁。然後在認為好不容易把手伸向花瓣的瞬間,指尖又為了翻動書頁而回到書上。果然不會吃花什麼的不是嗎?這麼想的艾倫,在看到盤子的時候大吃一驚。在盤子裏面,玫瑰花像是乾枯般變成茶色。
視線無法自盤子上移開,簡直像是精氣被吸掉一樣而乾枯。

「謝謝我吃飽了。」 察覺到艾倫的視線,男子掛著微微地笑容。
「這個,為什麼會變成茶色。直到剛才還是很漂亮的顏色啊!」
「你,是惡魔嗎?」
突然,男子的輕輕地微笑。從搖椅上站了起來,露出微笑的臉看著艾倫。

「真是個該處罰的孩子。因為這樣就說我是惡魔什麼的,你看我有哪裏會讓你說出這種話。」
「為什麼花會突然乾枯呢?天使不是會奪去他人生命的人啊!」
「因為…我是被惡魔詛咒的人啊!什麼東西都不能吃,就只能吸取花得精氣了。」男子有點哀傷的看著艾倫。

心地善良的艾倫並沒有因為聽到男子被詛咒而退卻,反而緩緩地握住男子的手。
「沒事的,只要跟神祈禱,相信詛咒很快就會消失的。」
「謝謝你,你是真是個溫柔的孩子。這麼說起來我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艾倫。」

輕撫摸著艾倫頭的男子,突然察覺什麼的抬起頭來
「啊,太陽要下山了。不快一點回不了家就不好了。連白天只在森林的怪物,到了傍晚也會到附近的小路徘徊。被抓住帶到森林中就不好了。快點回去吧!」。

當艾倫回過頭太陽已經相當西斜而成了橘色。
「把這個帶著,拿回家吧。」
把吃剩的餅乾裝在皮袋中,另外拿起放在沒有乾枯的玫瑰花交到艾倫手上,男子帶著艾倫急急忙忙的走到玄關。
「回去時小心點。太陽已經快沈了,我因為詛咒的關係沒辦法送你回去,就在這裡分手吧。就照我告訴過你的路回去,向北走,一直向北走就對了。」

微笑揮手送走艾倫,男子從懷中掏出小巧的通訊器掛在耳邊。
「是我。告知保全,北邊的森林中,有個小男還要從那邊出去,叫人暗中護送他回到家,不要被他給發現了。」

正當男子把通訊器拿下來,一對美麗的女人從暗中走出。
「約好時間到了,老闆。」
「啊啊…就不能蹺掉晚上的赴宴嗎?」
「不行。」
「讓你一個上午在這邊打獵放鬆,還讓你用魔術去欺騙一個心地善良的小孩,我們想這樣的休閒時間很夠您養足精神去應付晚上的宴會了。」女人們異口同聲冷冷地道出男子今天的行程。
「華、麗,妳們不覺得那個孩子很像天使嗎?」
「跟您的心比起來,是天使沒錯。」

男子緩緩地回想起艾倫那淺淺的笑容,突然男子想到什麼地拿出手機撥了一串號碼。

「親愛的天使,幫我取消掉晚上的宴會,我想去買蛋糕!」



++

當艾倫從森林中走出來,就看到母親早已在森林外頭等著他。
「母親…我……」
「該回去了。」沒有想像中的怒火,只有母親溫暖的手牽起他沒握緊東西的那隻手。「大家都很擔心你。」
「對不起。」艾倫突然想到什麼而停下腳步。「母親,這是送妳的。」
接過艾倫手中的皮袋及玫瑰花,母親露出微笑朝艾倫問道。「這是哪邊來的?」
「是住在森林裡的人送給我的。」
「住在森林裡的人?」
「嗯嗯,一個被惡魔詛咒的人,他只能吃花朵呢!」再次牽起母親的手,艾倫有點壓不住興奮的何母親分享這小小的冒險。

++

「親愛的天使,有看到我送給你的蛋糕嗎?」
『唐先生,我以為你現在應該沒空打電話給我才對。』
「在怎麼忙,也要打電話給天使你說聲生日快樂。」
『………』
「不要這麼無情啦!誰叫天使都不告訴我你的生日,我只好把天使相遇這天當作你的生日來幫你慶祝嘛!還是說,那個三層樓高的蛋糕,天使不滿意嗎?」
『唐先生,相信你也非常樂意地將你手邊的電話掛掉乖乖地把你現在該做的工作做完,好來當作我的生日禮物吧!』
「不要這樣子啦~~我還想跟天使說說話。」
『………』
「天使~~不要不理我啦!」
「天使~~~」




─END─

Secret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