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誡

哪怕只是多一分、多一秒的時間,對我來說,都是偷來的、奢侈的幸福。







[告誡]-停止

「樁...樁...撐下去。」
「雅典娜..姊姊...孩子呢...」
「孩子很好,為了孩子妳要撐下去啊!」

吵雜的產房,新生的初啼聲混著醫生雜亂的喊叫及機械刺耳的提醒。

「太好了...這樣我...就可以..放心的去了...」躺在生產床上的虛弱女子,眼中充滿著幸福的眼神,手握著另一端是她這生珍惜的對象之一。「雅典娜...姊姊...這樣就有人..可以代替我陪..伴著艾..利..克..了...」
「樁,撐著點。這些話是你自己要留著對他講的。」雅典娜激動著握緊產床上的樁,一邊聽著耳邊醫生急救的聲音,一邊企圖將自己的期望傳達給在床上的樁。
「姊姊...我很幸福...能遇到艾利克...能遇到妳...這是我做夢也想..不到的..幸福...」
「我...一直在想...我能留給...艾利克跟..妳...該..有多好...」
「現在...我的孩子...出生了...希望他能...將我..的幸..福...一直..陪伴著..妳們...」

「不要再說了!」雅典娜下意識的阻止了她開口,這些話她不想聽,也不是這個時候聽。「樁,不要再說了!」

「姊姊...不用為我...哭泣...我..最喜歡...艾利克...那笑起..來的臉...」樁虛弱的手吃力且顫抖地將雅典娜眼眶中的淚水給逝去。「還有...姊姊..那最溫..暖..的笑容...」
「樁!」
「幫我...和艾利克...說...」接下來的話語,全被產房中的儀器那平淡刺耳的聲音給掩滅。

「快讓開夫人。」救人第一的護士連忙將靠在床邊的雅典娜給拉開。
「準備電擊。」
「夫人,妳先退出房外吧!」
「要救她,要救她。」雅典娜激動著抓緊將她推出門外的護士。
「我們會盡力的。」留下制式的話語,穿著手術衣的護士將手術房給關上,不讓任何人去打擾。
「你們一定要救她。」

回應雅典娜的吶喊,只有手術門外的急救紅燈亮起,直到伴隨著惡耗來的是無情的燈滅。

++


吵雜的喧鬧聲,不同於往常一般的嘻笑,今天是學生們的運動會。

「布萊恩~~加油!!」
「奈特快衝啊!!」

此起彼落的加油吶喊聲,只落在唐家兩兄弟身上,其中以女生的歡呼肩叫聲最為眾。

沒有例外的,最出風頭勇奪年級第一的只有唐家那兩兄弟。
看著布萊恩大氣不喘地從師長手中接過第一名的旗幟,奈特也豪不客氣地拿著不同顏色的冠軍旗子跑去掛在布萊恩的身上。

「嘿嘿~你兄弟我也拿下第一囉!」
「奈特,你全身是汗不要壓在我身上。」布萊恩輕巧地拿著旗子把掛在他身上的奈特給剝下身。
「誰像你一樣汗腺不發達。」露出燦爛的笑容,奈特毫不保留真實情感只出現在家人面前。
「小心,等下斐爾會討厭你。」拿出奈特最疼愛得么弟威脅,布萊恩確實欣賞到這個弟弟的慌張表情。
「斐爾來了?你沒騙我吧!」
「怎會騙你,你看。」布萊恩手指前方的人牆,那是他們唐家主人,也就是他們的父親出現在人群前面才會有的陣仗。

燦爛的笑容,迷人的外表,雄厚的財力,再加上那天生魅力,很難讓人不去留意他的存在。
眾多的家長們,熟知唐家的實力,因此每到學校的活動時,無不想趁機巴結認識攀關係。
但早已習慣場面的艾利克.唐,輕輕鬆鬆就走向拿著冠軍旗子的兩個孩子的面前。

「葛格...」發音還不清晰的呼喊聲,從艾利克懷中的孩子傳出。
「斐爾。」看到自己最疼愛得么弟,奈特開心地從艾利克手中接過來抱緊。「斐爾有沒有看到哥哥帥氣的跑步?」

「華和麗兩位阿姨居然沒有阻止你過來,天要下紅雨了嗎?父親。」遺傳到母親的冷靜,布萊恩淡定的神情一點也不像這個年紀該有的表情。
「因為我有天使的幫忙啊!」艾利克朝自家兒子帥氣地眨了眨眼。

「那個,布萊恩同學...」
「那個,奈特同學...」
一群對布萊恩及奈特有好感的女孩們,紅著臉鼓起勇氣手中端著不知是否自己做的便當朝他們邀約,希望藉此可以與心儀已久王子們近距離接觸。

『「如果不介意的話,大哥哥和弟弟請一併和我們用餐!」』

「大哥哥?」艾利克好笑地朝自己指了一下。
「是的。」從來不知道除了布萊恩和奈特之外,還有比他們更帥氣迷人的家人,不同還處於少年時期的成熟大人魅力,比男生還要早熟的女孩們早就為此而動芳心。

奉行著女性至上的艾利克,就算對於年紀小的女孩們,他還是親切的對她們展現十足的紳士禮儀。

「喂!」
「嗯?」
「我一直有這樣的感覺...」
「嗯?」
「你不覺得老爸他好像沒有變老!」
「啊~~是有這樣感覺。」
「好像還越來越年輕。」
「被誤認成我們的哥哥的機率越來越高。」

看著不遠處和小女生有說有笑在嬉鬧的艾利克,布萊恩和奈特對於他們的父親的印象又再度加深。

『「怪物。」』


++


『身體狀況如何?』
「親愛的天使,妳在關心我嗎?好高興唷!」
『......』
「都已經10年,我想如果有特別的副作用,早就該浮現了。」
『繼續?』
「嗯...誰叫樁最喜歡我這張臉呢!」
『那祝你有個好夢,艾利克。』

掛上電話,艾利克走向房內的一幅畫前,畫中是一名身穿和服的黑髮美人跟一名身著華服的金髮美女。

「樁…雅典娜…」平日充滿閃耀的光芒,此刻卻被夜色給掩埋。「妳們不可以討厭我。」
我只是想保留著與妳們之間的回憶,好在接下來的日子中證明。
「所以,妳們千萬不要討厭我。」笑容,正消失在黑夜中。

哪怕多一分、多一秒,都是偷來的奢侈幸福。
因為,我的時間早就停止在那個時候…


─END─





Secret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