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誡

一個人的時候多多少少都是會寂寞的,只是,我現在沒時間寂寞。



[告誡]-相遇

「斐爾~~」一道完美的男女和聲呼喚從棉被的上頭傳出。
可是埋在棉被裡的人卻完全不想理會這道呼喊,只是翻過身將自己埋得更進棉被裡面。

「10塊美元,斐爾會被我們叫醒。」
「20美元,不會。」

正當這道男女和聲在棉被上頭打賭之時,有另一道低沉卻迷人的聲音加入他們的談話。

「通殺,斐爾會被我給踹醒。」從棉被裡出現的是一臉睡眠不足的唐家老大,布萊恩,而睡在他身邊的正是他的么弟-斐爾。

慵懶的用手爬梳過唐家引以為傲的金髮,布萊恩伸手抽走還在發呆的男女手中鈔票,另外順便把還在夢鄉中的弟弟給踹下床,一點也不心疼的叫法。

因為顏面直擊而來的疼痛,讓在夢鄉中的斐爾瞬間清醒。

「你一定要用這種方式叫我起床嗎?二哥都不會這樣。」含淚的眼眶帶著被強迫叫醒的怒氣直視著早已走向浴室的大哥。「下次不要叫我幫你整理報告。」

「那你打電話叫父親回來,那麼報告也不會淪落到你身上。」從浴室傳來的,是布萊恩絲毫沒有同情心的話語。「選擇繼承父親的,可是你自己不是嗎?」

「大哥是笨蛋,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有父親口中的天使可以找到他。」斐爾心不甘情不願的抱著連同自己一起被踹下床的棉被碎碎念著。

「「早安啊!斐爾。」」笑得燦爛的男女正背著包包看著一臉狼狽坐在地上的斐爾。

「吉兒!米克!你們怎麼那麼早來。」終於意識到房內的外人,斐爾驚訝的看著他們。「我以為是下午的飛機。」

吉兒是看起來嬌小笑容甜美的女孩,而米克是個不修邊幅淡卻擁有著紳士氣質的男性,這對看起來外貌相差地遠的男女卻可是不折不扣得雙胞胎兄妹。

比常人還要釉黑的肌膚,襯托著他們非常人的氣息,在兩人的脖子下方有著淡淡的十字胎記,那是對於他們兩兄妹來說是個極為痛苦的回憶,而給予他們解脫的正是斐爾的父親。將他們帶離苦難,給予他們正常人的生活,並讓他們兩兄妹成為斐爾的玩伴。。

在與斐爾初次見面時,他們就將這個痕跡所帶來的個痛苦的回憶統統全部告訴了斐爾,聽完這段過往,吉兒跟米克原本以為斐爾會遠離他們,但沒想到斐爾反而依舊維持他原本的態度與他們相處,更提議著他們兄妹是否要跟著他在家族企業中一起工作。
問他理由,斐爾只回應一句話。

『因為我很喜歡你們啊!』
就是這句話,讓吉兒跟米克無條件的待在斐爾身邊,陪伴著他長大,一起嬉戲一起學習,一起被唐家的人給疼愛著。

但因為一些意外,讓吉兒跟米克決定到外地去學習,直到今天才回到唐家,斐爾的身邊。

「「因為我們想你啊!」」完美的男女和聲,再度出現在斐爾的面前,而回應他們的是斐爾的擁抱。

「歡迎回來。」


++


「伊利安,都已經早上八點多了,你還不回家啊!」

隔著一道薄薄的門板,伊利安聽見同間實驗室的友人離開前的提醒,從電腦螢幕裏抬起雙眼,一部份的心神仍在剛剛思索的資料堆裏纏繞,黑白分明的眸子顯得有些恍惚。

「我等一會兒就走,門我會記得關上的。」習慣地說出幾乎是每一天都會重複的話語,手中移動著滑鼠,打算繼續執行下一道指令。

「誰跟你說這個,你別妄想熬夜之後還要繼續下去。」迪歐一隻大手遮住亮白的電腦螢幕,阻止他的繼續動作。

「迪歐!」有點無奈地歎息,摘下鼻樑上的眼鏡,看向眼前遮著電腦不讓他繼續下去的多年好友。

迪歐隨著他那一臉無奈而跟著皺眉。「少用這種表情面對我,別以為我像教授那麼好哄,其他日子也就算了,但是今天可是大學的開學日,難得的偷閒你別想又待在這裏實驗到上課為止。」

「迪歐!」伊利安笑笑,伸手想撥開那只大掌。

「別來這一套,你以為我這麼好騙啊!我已經不是當年的小夥子了。」都三、四年的相處日子了,真以為他還會跟剛進實驗室時一樣那麼好騙,總是被他那一張斯文看起來善良可欺的老實模樣給騙得糊裏糊塗,每一次都真以為他會乖乖聽話好好休息,誰知道當回實驗室其他同學都累積了一堆資料要整理的時候,他才發現這傢伙永遠都在做最新的試驗。
「是啊!大家年紀都大了。」
「伊利安!」

聽得出好友真的是上了火氣了,不由得歎息。「迪歐,你就讓我把資料繼續做完又怎麼樣?」相處這麼多年,就他一個人老是為此對他大吼。
「我聽你在那邊說,就算你打算將這時間都賴在床上睡死我也不管你,至少還有休息,但是你是在工作,只要工作就一定會有壓力!你不是超人,總有一天你會撐不住!所以,給你一分鐘的時間收拾,我等一下就去把實驗室的電源關掉,順便請教授把實驗室給鎖起來給打開。」嘴裏一邊說一邊把手放在實驗室燈光開關處威脅,對於伊利安的個性,他瞭解太深了,你要是不強硬一點的話,他絕對不會聽你的話。
「迪歐……」
「剩下五十秒!」才不管他皺眉還是怎麼地,這一次他絕對說到做到。
看著他堅決不肯退讓的神情,伊利安知道這一次說什麼都不可能像過去一樣,只好很快地將剛剛弄到一半的檔案存檔加鎖,快速關上電源,本來還想順手抽幾張備檔的磁片放到包包,不過迪歐那一雙眼睛緊盯他,只好放棄。
「你啊!我都搞不清楚你到底是我的同事還是我老媽了。」不過,老實說,就算是母親,也不會跟他一樣管得這麼嚴。

對於他的評價,迪歐很是得意地一笑。
「你以為我喜歡當老媽啊!你啊!不是我愛說你,真的是太誇張了,我們又不是啥特別的專案小組,沒看過你這麼『專心』的人,幾乎是除了睡覺時間之外,都把生命奉獻給實驗一樣。」如果是為了名氣也罷!偏偏認識了差不多四年時間,伊利安就像他當初見面第一眼所感覺到的一樣,是個淡薄沒什麼野心的人,如果不是遇到教授一直都是惜才之人的話,恐怕就算一直當個實驗室的小小組員,他都心甘情願,哪有機會爬到今天室長的位置。

伊利安笑笑,在踏出實驗室前很快地套上白色長大衣。經過特殊剪裁的長大衣,特別襯托出他身材的修長,以及那乾淨的氣質。
關於伊利安的氣質,一直以來都是迪歐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因為熟識,他知道伊利安身在什麼樣的家庭,實在很難想像那種教會修女領養出來的孩子,可以培養出這種氣質卓然,品味高雅的孩子。

「怎麼了?」瞧他盯著自己傻愣愣的樣子,俊秀的臉龐不由地露出了微笑。
「沒什麼,你衣服都自己買的?」
「不是!是我母親幫我買的。很奇怪嗎?」
「不!很好看。」那種好看,是連男人都忍不住回頭的風采。
「如果有時間,陪我去買買衣服怎樣?」偶爾可以聽見同間實驗室裡的女組員私底下是多麼稱讚伊利安。

女人在這方面一向比男人敏感多了,過去他只覺得伊利安有說不出的吸引人,卻很難解釋個所以然來,後來聽女組員們的八卦,這才發現伊利安不但內在氣質美好,樣子生得俊秀,連外在儀態都打扮得合乎氣質且自然。

「是可以,不過你女朋友不介意嗎?」男人有了女伴,大多時候身上的衣服也會成為她們逛街的藉口。
「她啊!巴不得我多跟你學習。」莉娜也是同一實驗室的組員,從來不在他面前掩飾對伊利安的崇拜。
「呵呵!」伊利安輕笑,想起那個偶爾會跑過來問他衣服牌子的活潑女孩,明明自己對於身上穿得衣服一點也不瞭解。
「先說好,要等我把手上的實驗我才有空唷!」
「真是的,你是多喜歡實驗啊!」看著把實驗看得比休閒時間還要重的伊利安,迪歐忍不住的白眼看了他。「你呢?」
「我什麼?」進入另外一棟大樓搭電梯一樓,真想建議學校換個停車場,這樣才不用出了實驗室還得跑到另外一棟大樓找車。
「同學這麼多年,你也二十好幾了吧?從來沒聽你說過你的女朋友。」
「我沒有女朋友,這事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每一次他問起這個問題時,伊利安永遠都是那副淡淡然的語氣,真的好像一點也不在乎日子一個人過一樣。
一個人過日子的滋味並不是那麼好嘗,以他好動的個性來說,半個月沒人陪說說話他會有一股煩躁感。而伊利安一看就曉得是個個性沉靜的人,這樣的人,真的不在乎寂寞孤單嗎?
「不寂寞嗎?」不自覺地將心中的疑問道出口,想收回來不及,這樣私人的問題,不該提的。

停車場的面積沒有大到可以回答一個問題,仍到不了目的地,話語結束的最後一字兩人正好停在伊利安那與主人不搭的嬌小摩托車前。
伊利安笑笑,還是迪歐所熟悉的那抹淡淡淺笑,似乎從來不曾牽掛過什麼的笑容。

「會吧!一個人的時候多多少少都是會寂寞的,只是,我現在沒時間寂寞。」黑白分明的雙眸不曾閃爍地道出短短回應,只是聽在迪歐耳中,似乎還有什麼意思藏在最深處。「明天見了!要找我打我家的電話就可以了,我想我應該都會在家。」
「明天見!」有些無奈地看好友跨上車,離開時對他招招手揚長而去。


++


斐爾穿著白色絲質襯衫,銀灰色長褲,一派隨意休閒的打扮,卻也掩蓋不住他自然散發的迷人風采。
他繼承了雙親遺傳的耀眼金髮,海水般湛藍雙眸,深刻且精致的五官輪廓,以及那被衣服給遮掩的英挺身材。
雖說很不想參加開學典禮,但自己好學生得個性,還是開車載著吉兒跟米克來學校參加典禮並辦理轉學手續。
就在他在車邊等待著還在處理手續的吉兒跟米克,他隱約聽到伊利安的對話。

那種淡然的口氣說著自己沒時間寂寞的人,不由得讓斐爾轉過身去看看他是誰。
白色長大衣襯托出伊利安那屬於東方人的耀眼黑髮,書卷氣息的眼鏡更添加他那斯文的氣質,淡然的笑容搭配上那些話,斐爾忍不住地多看他幾眼。
又看他騎上與他超不搭的機車,他還是忍不住的笑出聲。
極端的反差,不管是在外表還是那人使用的物品上。
用那種口氣說出自己沒時間寂寞,想必早已嘗遍那令人感到孤單的時刻,想想自己似乎沒有過這種時刻。
母親在他出生之後就過世,但他有兩個哥哥跟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疼愛,小時候又有吉兒和米克的陪伴。
就算是求學過程中,自己的個性加上唐家人特有的處世之道,實在不能體會那人所說得心情。

對於伊利安那種把孤單寂寞的心情往心裡吞,斐爾似乎有點興趣想去瞭解那人。
不過,連名字也不知道,想找他可能很難吧!

「「斐爾!」」完美的男女合聲從斐爾身後傳來。
「你在看誰啊?看這麼入迷!」吉兒笑咪咪地勾住斐爾的手,順著斐爾方才的眼神望過去。
「沒什麼!你們都辦好了嗎?」笑著牽起吉兒,紳士的為她開啟車門。
「沒辦好怎麼來找你?」米克自動的坐上副駕駛座。「對了!布萊恩先生有打電話找你。」
「大哥找我?那為什麼不打我手機?」斐爾不解的掏出自己的手機,才發現停車場這邊沒有訊號。「啊...」

「大哥找我有事嗎?」繫上安全帶,斐爾讓車子流暢地開出停車場。
「他只交待說要去醫院找他。」米克盡職地轉達布萊恩所交待的事情。
「那只好晚點才去看二哥了。」一個漂亮的轉彎,斐爾將車開上前往布萊恩任職的夏洛特醫院。

「說到奈特先生,今天沒在家裡看到他呢?他好嗎?」後坐的吉兒從後面探出頭來問。
「二哥現在沒住在家裡,至於好不好?」斐爾想起前些日子才見過最疼愛自己的兄長,那強顏歡笑的表情實在說不上好。「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吧!」
「「怎麼了嗎?」」完美的合聲,再度在斐爾身邊響起。

苦笑了一下,斐爾緩緩地道出這些日子所發生的事。





─END─






Secret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