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賀文

我開始懷疑我自己是否愛著薄荷了...OTZ||
寫文寫到我好討厭我自己...OTZ||
算了!!目前我最愛得還是薄荷跟鱉甲!!

祝天下有情人,幸福美滿!
所以我就該死的虐待我自己去讓薄荷這麼幸福啊~~OTZ|||



[ZL]-餘香



薄荷不曉得自己是否已經遲到,他正要踏入宴會廳時瞥見總是喜歡趕在最後一刻才赴約的上司,才知道他今天可能晚來些。
  
大廳被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照得滿室生輝,那燈光刺眼得教從外頭進來的人還以為是白天。
屋內,身著華服的紳士淑女們有一些已在悅耳的音樂聲中率先翩然起舞,其他大半的人是在一旁說笑聊天,剩下的一小部分人則徘徊在仍然陸續上菜的點心吧台邊。
雖然沒有刻意張揚,報信的門房也並未特意提高聲量,但薄荷才一入場,賓客們就彷佛貓兒見到魚吸引一般,下意識朝門口的方向看去。
原本喧嚷聲不休的廳內頓時安靜不少,全場超過一半以上的人皆不由自主地將目光投向那道更加讓大廳生輝的身影。
雖然金碧輝煜的大廳內本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俊男美女亦隨處可見,但僅是站在一旁,薄荷就是顯得分外搶眼。
英挺俊美、俊俏秀逸的外貌,修長勻稱的身形,配上那超乎吸引人群的個性,在加上散發出性感的氣息時,那盛氣逼人的神態及犀利懾人的目光更讓他有種讓人飛蛾撲火的欲望。
只能自歎弗如的男士們,和連作夢都會夢到成為他情人的女人們,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只要薄荷一出現,話題自然而然就會圍繞著他。
因為誰都想知道他昨晚的床伴是誰。

看著眼前被人群包圍的薄荷,鱉甲不改表情地站在最不顯眼的角落望著他。
耳邊傳來的薄荷的床邊八卦,可是鱉甲心卻不以為地冷笑著。
明明就是不乏人追求的多情種,卻偏偏不死心的死纏爛打著對他毫無興趣的自己。
一想到眼前那個連眼神都是風情的爛人昨晚對自己做了什麼好事,鱉甲就忍不住地想將手中的酒杯往他身上倒去。


『吶,我們來做吧!』
眼神都在含笑的笑臉,突然出現在自己的房內,鱉甲想無視地轉身進入浴室沖去一天的疲勞。

『神經!好好的發什麼情啊?!』
想鬆開束縛自己一整天的領帶,卻被一隻不是自己的手給搶先,而且那隻手也非常不安分的順手解開他領口的鈕扣。

『接吻的時候, 閉上眼睛好嗎 ? 』
『不接吻也可以吧 ? 』

鱉甲認命似嘆了一口氣,心想反正他要的不過是性愛,就懶得阻止眼前的人接下來的動作。

『我的吻技很好, 你會因為得不到而可惜的。』
薄荷也不強求含笑地說完,細細且溫柔的吻落在他臉上、身上、一寸寸他可以親吻到的所有。

『不過接下來你就好好享受吧 ! 』
溫熱的唇舌來到因身體主人不長曬太陽的白皙胸前, 薄荷毫不客氣地含住其中一顆茱萸吮吸著。

『恩……』
灼熱感一口氣地從被吸吮的部位衝上大腦, 血管像是導火線,薄荷雙手滑過所到之處從裡到外地灼燒了肌膚。

『你的反應很好……』
薄荷抬起頭來,看著出現在鱉甲那張臉上的強忍著快感與迷亂表情,不自主地加深了眼神的笑意。

『恩……』
鱉甲口中傳出甜膩的喘息, 臉上緋紅如血。當薄荷想再近一步動作的時候, 他已經含著水霧朦朧的眼眸看著薄荷那被情慾染上的臉。


『我要進去了哦 ! 』
鱉甲感覺身體被無形的快感充滿, 慾望仍在繼續膨脹, 彷彿沒有極限地越來越巨大越來越灼熱。

『啊啊……』
在意識到身體被貫穿的那一刻, 鱉甲頭一昂,被汗水濕濡的長髮甩出一道在月光下漂亮的景象。

薄荷緊擁著懷裡那其纖細的腰身, 相當溫柔地將懷中人帶領進入無限的歡愛, 就連炙燙的呼吸也灼燒著彼此, 每一次撞擊都有要讓人滅頂的錯覺。

『慢點……唔 !』
鱉甲的手緊緊地抓住了薄荷, 他明白自己只要一個鬆懈 , 就在一瞬間就可以解放出來。
偏偏眼前的人卻不肯放過他, 一進一出間愈來愈兇猛, 每次都毫無偏差在頂在他體內敏感一點上, 逼得他的感受這歡愛的快感卻不知道到哪才是個盡頭。

『就算是騙我也好 , 說你喜歡我好嗎?』
在意識要消逝之前,他似乎隱約地聽到薄荷那沙啞低沉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你在想什麼?」一朵豔紅如火的玫瑰盛開在鱉甲的面前。
「沒什麼。」將眺望的眼神往下移,鱉甲避開了薄荷那令所有女性醉心的眼神。

沒有理會鱉甲轉移視線的態度,薄荷牽起他的手,將他往舞池的方向走去。

「放開我!」
鱉甲想掙開前方的人給予的束縛,但卻是徒勞無用,換來的只是更強力的拉扯,不只連手腕被抓緊就連整個身子都被圈在他的懷裡。

「陪我跳隻舞,我就放開你。」
掙扎也沒用,薄荷不顧鱉甲的意願,只是慢慢帶領著鱉甲隨著音樂擺動。

「你做事都不看場合的嗎?」深知反抗無用,他就隨著薄荷去了。
雖然知道講這些話沒有用,但他還是忍不住的想提醒他一下。

「你該知道我眼中只有你。」薄荷將手中的玫瑰,用花瓣滑過他想親吻的部份。
被淡金色長髮給遮掩的藍色眼眸、那英挺的鼻子、還有被酒水給滋潤的雙唇,玫瑰一一將他們愛撫過,最後來到的地方是兩人交握得雙手。

沒徹底除乾淨的花刺,因薄荷過大的力氣因而將鱉甲的手刺出了鮮血。
薄荷順手把那散發出淡淡血腥的手指含進嘴裡,一一舔去在那上面的液體。
鱉甲發呆地看著他的舉動, 柔軟的舌頭在自己修長的手指上調情著, 而薄荷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在眾人面前做這種事。
怔怔地看著他的舌來到指間的連接處 , 看著不知何時已經變味的挑逗。鱉甲像是被燙著似地縮回手。
鱉甲訝異地發現自己只不過被他舔了手指而己,身體居然有了反應。

「吶, 來做好不好?」玫瑰代替著薄荷親吻著鱉甲的唇,薄荷輕聲地在他的耳邊開口詢問。

「發神經也看一下場合好不好!」用盡全身的力氣,鱉甲狠狠地將薄荷推離身子。

「今晚我去找你。」在鱉甲轉身離去前,薄荷將手中的玫瑰交給鱉甲之後,就率先離開了舞池。


再度被眾人包圍的薄荷,淡然地舉著酒杯回想著他與鱉甲初次見面的那一刻。
那天只是沒心情去理會酒會上的其他人想到處走走, 結果卻看見自己的上司身旁跟著的鱉甲, 先是被他的容貌所吸引 , 繼而因他的眼神而誘出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初戀的悸動。
從那時候開始 , 他的眼中就只裝得下鱉甲。

想看著他, 想跟他在一起, 漸漸變成了不可揭制的貪念。
可是那個男人狡猾地避開他的引誘 ,就算將他強壓在身下放縱得像一條引起墮落末日的蛇, 但就是不願正眼理會他。

現在,只要他眼中有自己那就夠了。
薄荷心滿意足的用眼神的餘光掃過那遺留在舞池中央的玫瑰,輕笑著。



─END─
Secret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